今晚的航班是十一点,虽然没让爸爸妈妈来送,没想到最后还是来了浩浩荡荡的一支送机队伍。我们一共六个人,开始好像都没有意识到这次真的是远隔重洋的一次离别,大家都很嗨,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全然没有送别的伤感。九点半的时候我把午饭打包回来的炒饭吃了,四十分大家起身,开始疯狂地拍摄照片,三三两两的组合,竭尽搞笑之所能。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为了让我开心点,还是也像我一样,的确还没有真正明白过来这个场合的残酷所在。差七八分钟十点的时候,我该和大家一一告别,一个人进入安检区了。这一告别可不得了了,离别的愁绪一发不可收拾,从拍着每个人的背说几句话,到最后抱着每个人时都在哭。我的眼泪又像关不住的水龙头,终于明白前方的路只能我一人面对,独自前行。告别的环节耗费了不短的时间,我迟迟不愿意进去,这最终导致了我登机前的慌张和忙乱。进去后走很久才到接驳的轻轨,等待的时间很漫长,期间爸爸还打来电话,我拿起来就哽咽,甚至都没敢和妈妈通话。打完这通电话,我的脑子就懵了,魂不守舍地过了安检,因为带了首饰又被开箱检查,最后从安检处到登机口那段遥远的路程我推着箱子一通狂奔,着急、害怕、还有身体上的疲惫感,很快就淡化了离别的伤心。等我坐到座位上的时候,机舱里的空位已经没有几个了,真险!


我跑得一身臭汗,坐下来后又忙不迭地给亲人们打电话,之后还得抓紧打联通客服开通保号停机业务,可惜今晚一个接线员都不上班!所以我决定以后只要是出国的航班,再也不打什么登机后报信的电话了,发个短信就好,不然这样只会忙中添乱!  


坐好一个小时候空姐开始发放晚餐。有鸡肉和牛肉可选,我挑了鸡肉。可是今晚登机之前把午饭打包回来的炒饭吃了一些,这个时间肚子并不饿,不过又怕稍晚些又想吃,所以硬着头皮把食物都尝了一边。主餐的鸡肉口味还可以,但也是浅尝辄止,吃多了就腻;配菜是粉丝拌火腿,酸酸的,还算合我意;不过那块巧克力蛋糕就没那么好吃了,又干又硬,挖了几勺就不愿继续了。这期间还给邻座的叔叔们充当了一下翻译,他拿着REFRESHER TOWELLETTE问我是什么,我还以为是清爽茶包,谁知道打开后发现是清爽面巾啦,哈哈差点闹了笑话!

 

 

每次坐飞机空乘发餐的时候我都会想起小时候,爸爸在坐飞机还是很稀奇的年代出差回来,行李总是装着他在飞机上没吃的东西回来,有时候是几个餐包,有时候还有几张面巾。那个年代的小孩看到这些东西觉得有多新鲜呀,我总是把爸爸带回来的机餐都吃掉,当时觉得那种抹黄油的餐包真是人间美味。有一回爸爸居然带了一整盒机餐回来,他说他不饿,没胃口所以没动,至今我也不知道爸爸当时是真的不饿,还是为了犒赏他在家迫不及待的小女儿而特意饿着肚子留下的呢?老爸很爱我,谢谢爸爸。以后我在全世界吃到什么牛逼食物的时候,一定也带回家给爸爸妈妈尝尝。

八个小时的飞机并不好坐,尽管我的位置已经算相当舒服的了,可是因为在安全出口旁边,离布草间和厨房都很近,整个一夜我都听到空乘在不停地收拾餐盘,几乎没有睡着过。早上好不容易眯了一小会,空姐马上来送早餐,得了,不饿也吃吧,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这就是第一趟航班我坐的位置)

 

北京时间大概七点的时候,飞机终于在迪拜降落,这意味着我的第一段旅程告一段落,等待我的,是三个半小时后的另一个近十五个小时的空中飞人时间。下了飞机就过安检,迪拜安检严格,连鞋子也要脱,费了好大劲才完事。一上二楼后我就直奔洗手间,把厚厚的衣服换了,把轻便的单鞋穿上,把牙刷了脸洗了,这才觉得差不多清醒过来。洗漱完毕后我急忙打听哪里可以打电话,后来得知迪拜机场的公话不像新加坡那样是免费的,需要买卡。我买了一张九美元的,打了三个国内的手机,卡里金额刚好花完。这个时候我的便意来了,真没想到,时差混乱休息不好的情况下这项功能还这么敬业,哈哈哈哈!

 

(悬窗外的迪拜)

 

给家里报平安后,我终于到梦寐以求的免税店消费了一把,花了小两千,买了四样护肤品去巴西体验一下效果。烧瓶完了时间也差不多了,问清楚登机口后,我拉着箱子候机去了。当我穿过长长的通道,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各种肤色的过客,忽然意识到,未来两年,我就将身处这样的环境中了,白种人黑种人和混血人种是常见的,黄种人才是大熊猫,不免生出一丝悲凉。

 

(找对登机口了,候着吧)

 

从昨天上飞机以后,哦,我都不知道该说是今天还是昨天了,我就告诉自己,这一趟行程,甚至我未来两年在巴西的生活,我都应该记录下来。这件事其实是受了老爸的感染,他说他去美国和德国的时候,每天都坚持写日记,许多所感所想如果当时不立即记录下来,过不了几天就忘了。我想爸爸都那么大年纪了还有这毅力,我要学习,于是我一有空就开始记录,一看见没人了就赶紧拍照,其实首要目的就是想尽快把这些放到网上去,让爸爸妈妈能早日了解我的动态,其次也是别让自己忘了。我在写日记的时候,身边都是外国人,他们就算盯着我的屏幕看也不会明白我在写什么,哈哈,这种感觉真爽!除了看电影娱乐和睡觉,我还拿出了字典,查了一些预计可能在移民局被提问时用到的单词,还有那些担心过不了安检要和工作人员交涉的物品的单词。


第二段的航班很长很累人,关键是我的座位没有上次幸运了,坐着中间,进出不方便,坐下后空间也特别狭小。我左边是一个非常魁梧的拉美小伙,他不动的时候我想出去走动走动还是很困难的。于是我就伺机,等到他终于起来上厕所的时候,我也浑身坐得发酸发疼了,正好也钻出去方便一下。我的电子设备都关了,这个时候我感觉行程怎么着也近一半了吧,就在洗手间门口搭讪了一个小伙,结果人家告诉我才过了四个小时,我当时心就凉了。不问还好,问了没有达到预期,真是不如不问呐!

 

(减轻我许多旅途痛苦的靠垫,现在放椅子上用)

 

事实证明这一次我带的靠垫、雅漾的喷雾和润唇膏是很有用的。靠垫让我的屁股不再那么容易酸痛,而喷雾和唇彩正好也缓解了机舱里的干燥。飞机上果然如大家形容的一样,非常非常非常干,极易让人上火,飞过的同事还有多人有过下了飞机就发烧的情况。所以提醒老爸老妈,等你们来看我的时候,一路上一定要不停地问空乘要水喝,到时候我也给你们备好喷雾,不要嫌麻烦,补水的工作一定要跟上。另外机上发的入境卡也最好提前填写,不会的地方问问空乘,不要等到下了飞机再填。

 

(本次航班最好吃的机餐:披萨,可以要好几块,可惜我当时不知道)

 

说实话,虽然第二趟航班这个座位特别不方便也不舒服,但相较于第一段旅程,这一次的我总结了经验,身体上的疲劳还是可以忍受的。差不多我每坐四五个小时后,就起身到机舱后面接水,然后找一个空间大的地方站着,不停地拍打腿上胳膊上感到酸疼的地方。到巴西后的几天也确实证明了我这个方法的效果,长途旅行并没有给我的身体带来太大的后遗症或者不良反应。

 

在飞机还有一个小时到站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有点兴奋了。第二趟总共我可能休息了六七个小时,但临下飞机这会儿我感到比较精神。座位前面的屏幕除了提供电影等娱乐项目,还可以直观地看到飞机降落的实时拍摄画面,不得不说这个东西的设计还是很人性化的,亲眼看着整个过程,心里还是很踏实的。

 

(还有一个小时下飞机的时候,兴奋!)

 

下飞机的时候我背着一个书包,提着一个电脑包——因为怕又得开箱过安检所以提前拿出来,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塞着我从北京穿来的羽绒服和靠垫,下头还推着一个小登机箱,这一大堆实在是够啰嗦的。下飞机后就跟着人群走,没一会儿就到了外国人入境的区域。这一段还有一则趣闻,以前看到新闻说巴西大城市的机场出口会有埋伏的强盗,开车尾随乘客的出租车一直到他的住所,然后在下车的一瞬间过来抢劫。我因为兑换了太多美元,都没怎么花,所以担心被抢,于是傻乎乎的我就把钱包把屁股后面一塞——我只穿了一条外裤,怕漏掉,所以只好塞到内裤的上边了,谁知道起来一走它就掉了下去,从后面看活像是长了三个屁股,真是丢死人了,最后只好在出来的第一个厕所里迅速把它掏出来放进了口袋。

 

到移民局了!这一刻,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种心情,我的心脏咚咚咚跳得好快,我也说不清这是紧张还是兴奋,或者还有一点害怕。到了这一站,就意味着我真正敲响巴西的大门了,我终于来到了这个心心念念的国家,我希望自己可以毫无差错、端庄地、淡定地、心里非常有底气地进入这个国家。不过估计大概还是因为我的外表偏嫩,他们可能把我当成学生了,在我排队的时候无论工作人员还是其他排在我旁边的乘客,都非常善意地提醒我下一步该怎么做。最终站在移民局工作人员面前的时候,他看见我的护照,跟他同事说“嚯,这人的签证是三年内多次往返的!”,估计是觉得和外表略有不符吧。

 

顺利地度过安检后,我迅速去取自己的行李。在传送带上,我一眼看到了那个漂亮的黄色行李箱,使劲儿把它从传送带上拖下来再拽到推车上,我的天,简直要闪断我的老腰了!行李上湿漉漉的,有磕碰但不算严重,估计是被雨淋了,要么就是巴西湿气太大了。在传送带旁边,我看到了一堆已经被工作人员搬下来的行李,很顺利地我找到了其他两件行李。发现搬运人员是男的之后,我告诉他我是自己一个人,问他是否可以帮我把这两个行李推到门口去,我有朋友来接。小伙子非常配合,很乐意地帮我推到了门口,省了我好多力气。

 

ZY和ZX已经等在那里了,估计已经到了好一会儿,虽然这次不像往常一样有人激动地走上前来迎接我,不过我还是挺开心的,在别人的地界上见到了自己人,有种找到组织的感觉。门口出租车已经在排队,选了一辆比较大的,我们直奔驻地而去。在车上ZX提醒我看看窗外,果然,在从机场进入市区的主干道的旁边,就能看到两侧漫山遍野的贫民窟,当然这确实也是不可藏匿的。还有,巴西的天真蓝真干净!我终于不用吸PM2.5了!

 

(山上就有贫民窟)

 

(里约的蓝天) 

 

 

评论
© 挥手示意我/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