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达住所时大概四点,这里比我想象中好,我挺满意的。因为晚上要去ZY家吃饭,所以我先在家简单收拾一下,五六点钟他们再来接我去她家吃饭。进了门连上WIFI之后,我就开始和家人朋友们联系了。老妈肯定是因为担心我,都凌晨三四点了,我微信上一叫她她就能听见。在视频里看见妈妈强忍睡意的脸,心里真不是滋味,但是无论如何,在第一时间让他们知道我的情况,这样彼此心里都比较踏实。 

 

我和ZY的房子不在一个小区,确切的说这边应该算是一块住宅比较密集的街区。从我家走到她家,大概要十分钟路程。路上遇到的人看着都像附近住户,感觉还算安全。不过他俩提醒我,如果路上有黑人小孩过来跟你说话,千万不要理,直接走,他们可能会问你可不可以给一块钱,如果你掏钱包给他找,这一瞬间他就会抢走你的钱包;另外就是路两旁的果树们,也不知道结的是什么果子,经常会瓜熟蒂落,砸到头上会非常疼,所以要小心。

 

ZY炒了鱼片、牛肉、生菜和花生米,吃饭时我的脑袋就不太转了,睡意渐浓,但是我必须在饭后和他们去超市买点必需品。巴西的超市像其他热带国家一样,空调开的非常非常低,我带了件长袖外套,很有用,但是脚上的夹脚拖就没那么保暖了,很快脚就变得冰凉冰凉,所以以后逛超市还是得穿双单鞋。

 

(塑料袋都是镶嵌在水果堆里放的,不像中国超市,大家为了拿几个袋子都要挤成一团)

 

(菜和水果类旁边有洗手池和称,可以自己估价,有没有觉得正合你意呢?)

 

在选购的时候,惊奇地听到即兴的钢琴声。原来超市里还有一个小BAR,放着一架钢琴,有个长胡子长头发的老爷爷坐在那里弹琴。我觉得他不太像专门雇的琴师,因为钢琴上还乱糟糟的放着他随手丢在那里的袋子钥匙呢。他不是照琴谱弹的,像即兴演奏,曲调特别好听,不让人觉得凌乱,看到他如痴如醉地在那里演奏,真是敬佩巴西人天生的音乐细胞——如果他是琴师,那巴西人的随性和自由真是让我长见识了;如果他不是琴师呢,那就更让人感动了,一个顾客为整个超市的人免费提供这种精神上的愉悦,太妙了!

 

(第二次去超市又发现了这个爷爷,看来他是琴师)

 

我所居住的LEBLON是里约几个富人区之一,但是这里的中国人很少,并且听说这儿比其他富人区更小资更文艺。在超市的购买障碍就印证了这一点。蔬菜只买到了土豆、青椒、洋葱、生菜和香葱,其他绿油油的一片我一个菜也不认识,更不知道该怎么做,果然这里人的饮食结构是很单一的。而且这里买菜的结算方式不是两个土豆装袋称重贴标价,而是通通拿到最后结账的柜台那里结算。

 

结账的时候ZY的卡遇到了问题,一共买了400多里亚尔的东西,但是卡一次最多刷100元,到最后一次连20块都刷不了了。ZY说这个情况她也是第一次遇到,估计不是超市POS机的问题就是银行卡的问题。我们试了无数次,前前后后可能刷了、取消、刷了、取消一共6、7次,收银员老大爷都没有不耐烦,连ZX都说等得有点不耐烦了,而服务人员的态度淡定到让人惊讶。最后还有几十雷实在没法刷出来了,他俩只好找附近ATM机去取钱,我在柜台等着,没忍住夸奖了老大爷一句"VOC? TEM PACI?NCIA!您可真有耐心!"老大爷还是不温不火的,非常和蔼,知道我是第一次来巴西之后,还夸奖我葡语讲得好,别管他是客气还是啥,我还挺高兴的。

 

回家之后终于累崩溃了。十点钟洗了个澡我就上床去了。我把其他房间门都关上,把客厅和厕所的灯都打开,有了亮光,果然我就没有很害怕,很快便睡着了。可惜一觉睡到3点半就醒了,我果断地选择起来,做了两个小小汉堡,吃完和远在国内的大家扯了会儿天,本来以为就要这样挨到天亮了,没想到5点的时候又有点困,就又上床休息去了,一直到早上七点半才起来。

 

今天我精神很好,于是有条不紊地开始收拾房间。我把买的必需品都放置到位,然后把三个箱子打开,里面的东西放到各个橱里,把一个桌子搬到了卧室,这样我就可以在卧室办公了,过程很繁琐很折腾,但是效果很显著!

 

(带来了足够的卫生用品,估计两年都用不完)

 

客房和厕所的墙上还有两个大窟窿,一个大的直接能掉下一只狗去,一个看着怪吓人的,于是我把他们都封起来了,现在看着安心多了。

 

 

早上八点、中午十二点、下午四点半和晚上九点我都吃了饭,早餐是四个小小汉堡,午餐是一杯泡面,晚餐是洋葱炒牛肉,夜餐是牛奶泡麦片。

 

我一直是个厨房里的毁灭大师,没想到来到巴西发生的第一次操作事故也是在厨房。巴西人平常不炒菜,这里的炉子也和中国的不太一样。刚到家的时候我想烧壶热水,但是发现按钮打开之后并没有冒火,反而一股刺鼻的气味钻了出来。面对这个炉子,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傻子。既然觉得不太敢动这家伙,于是等到再一次不得不用它的时候我决定向ZY求助,本来想和她视频,结果她只告诉我用火柴点火就好,所以我也没在意,就很顺利地把火点着了烧起水来。当时还觉得纳闷,奇怪啊,巴西人的炉子上面还隔着块玻璃,好神奇哦~我简直是二逼到家了,用脚趾头想都想得到有玻璃隔着肯定不能聚热嘛!所以,在我第二次去旋动炉子按钮的时候,本来应该掀开的这个玻璃罩子擦着我的手臂爆炸了!玻璃碎片炸得满地都是,都飞到了门外,吓得我魂儿都飞了。在爆炸的一瞬间我意识到这个玻璃罩的功能,我怔怔地站在炉子前面,心跳声都能听见,心想这也太悬了,还好没有伤到身体,不然可就惨大了。好在炉火继续着着,水继续在烧,没关系,还能用就成。

 

 

晚上五点半到7点半实在盯不住我就补了一觉,一直到现在,晚上快十点了,我都是昏昏沉沉的。倒时差真是个辛苦的过程,唉!

 

可是我比我想象中更坚强也更勇敢:)

评论
© 挥手示意我/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