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时差是我最大的痛。到了巴西以后,前两个晚上都是凌晨三点半醒的,第三个晚上睡前我喝了从国内带来的枣仁安神液,结果十一点才躺下凌晨两点半就醒了。估计可能因为我下午补了两个小时的午觉,导致我的生物钟又混乱了,分不清什么是黑夜什么是白天了。每次夜里醒来,看见屋里开着的灯,倒是不觉得害怕,只是头顶都会随着心跳而一阵阵作痛,唉,睡眠不好的人伤不起啊。。。

 

(自制小小汉堡加水果餐)

 

尽管昨天只睡了三小时,我在狂风大作的夜里听雨声,不过早上醒来天还是慢慢开始放晴了,该办的手续没有理由不去跑,今天必须出门。五点起来对着电脑更新LOFTER,喝了一杯自己打的牛油果牛奶混合物,垫了垫肚子,然后在8点钟的时候自己又做了一顿西式早餐,吃饱肚子好跑路。我和XY约好九点半见面,他们打车来楼下接我。第一站是拿着昨天交费的单子去社区税务所办理我的CPF卡。这玩意涵盖身份证的功能,以后我在巴西住酒店就需要出示它和护照。车停在一个非常不起眼的房子门口,我说这就是一个政府机构吗?X说巴西这边就是这样,人家外面从来不搞得富丽堂皇的,不讲究什么排场,里面五脏俱全就行了。

 

进入税务所,Y先帮我取号。问清楚我是办理人之后,保安让Y坐到最后一排,我和X坐到第一排——巴西都是在等候区的最后一排排队,要办理的人在前边候着,有点奇怪,那我要是自己一人来呢?估计也是要拿着我的号坐到最后面吧。

 

我们坐好后9点50了,巴西机构开门晚,我们要等到十点它才开始营业。十分钟过后果然开张了,可是负责秩序的保安叫了一堆大爷大妈进去,我没明白怎么回事,X说他们这儿都是让老人先办理,哦~原来如此。我取的号上面写着预计排到的时间是11点13,等位区前面有电视叫号。等了大概半小时,我有点坐不住了,正好一回头看见Y站起来走到了等候区的窗口,以为到我了,赶紧走过去,但是Y说还没有。不过我戴的粉色遮阳帽引起了业务员的兴趣,她冲我说“你的帽子真好看!”我说“啊?这帽子吗?”然后很不好意思地颔首致谢,于是她居然双手合十,向我做了一个鞠躬的动作。Y说她把我当成日本人了,皑玛,我怎么觉得这个从这个动作看她是把我当泰国人了呢。

 

又回来坐下等了半小时,果然在十一点多一点的时候叫我进去了。进到内室以后非常简单,把交费单给她、护照给她,然后让我确认一下登记在电脑上的基本信息,最后打印了两张纸出来。纸上的内容就是一张卡的正反面,上面有我在巴西的终身CPF号,改天拿到塑封店去做成卡就OK了。

 

出来后我们决定今天尽量多办几件事,一是早办不如晚办,二是他俩要想办法让我精神着,好到了晚上不失眠。于是我们打车去燃气公司,去办理我住所的煤气过户。煤气过户单可以证明我在巴西的住处,有了这个东西我才能拿着它到机场去巴西巴西的长期居住身份证。煤气公司的手续也很简单,不一会儿就出来了,只是里面空调开得让人无法忍受。

 

考虑到待会儿去机场,我们决定就在这附近吃顿饭。随便找了一家自助餐,人均四十几雷,我决定请他俩吃。自助的内容和公斤饭也差不了多少,不过就是坐下后不断有人拿着刚出炉的烤肉来让我们挑选,然后直接切到盘子里,跟国内的金汉斯一样。不知道我是饿得还是没睡好,选菜的时候我一阵阵恶心。不过今天我找到了番茄酱和酱油,还有各种清口小菜,吃到第一口烤PICANHA的时候确实有被惊艳到,相较于昨天的烤肉,这个有滋味多了。不过XY一直在说,今天这家做得非常差。原来因为它位于COPA景区,来往的多是游客,赚的都是一次性的钱。我要的第二种烤肉都烤成牛肉干了,寿司也做得无滋无味,甜品还要另收钱,就这样仨人还吃了150雷呢。要知道,这在里约已经是比较便宜的馆子了。拜托,巴西人真这么有钱吗?

 

付款的时候我只知道往人堆里走,站到了一个老太太身边。她扭回头来对我说了一句话,我没听清,以为她嫌我离她太近了要插队,她见我不太明白,就一直说“IDOSOS!老的!”,然后又说“VELHOS!旧的!”我忽然反应过来她是在提示这条队是专给老人排的,刚才我还恶意揣测人家的心思,真是羞愧。我们赶紧说“您可不老呀!”她却笑着摇头说道“VELHOS, USADOS!老啦,不中用啦!”

 

巴西的所有公共场所都优先为老人服务,这家店的收银台有三个业务员,最左边这个一会儿扭过身体去给老人服务,等没有老人排队的时候再转过来给普通顾客结账。百善孝为先,巴西人打的不是概念牌,而是实实在在体现在日常生活中。付完钱出门的时候老奶奶正好也走,她还拍了拍我的胳膊,我也扶了扶她,并表示了谢意。

 

今天的第三个任务是去机场,这一段路有十几公里。巴西的出租车司机开车像飞一样,坐在后面都觉得晕。不过沿途我看到了广阔的海岸线、壮观的甜面包山和依山而建的贫民窟,一路也没有太过煎熬。外国人在抵达巴西后的一个月内,要办理好身份证,Y之前无数次在网上帮我预约,但都失败了,所以今天我们到机场来专门面对面预约。可惜,今天遇到的业务员比较轴,好说歹说他也还是要求我们自己回去上网弄,并说如果临一个月的时限还有一天的时候,那天直接过来才能不预约就给我办理。无奈,算是白跑一趟吧,这次没有之前X和Y的好运气,我们悻悻地离开了机场。

 

在回去的高速上,我们看到了有趣的一幕。巴西的高速路不算宽敞,一边儿大概就三条道,最右边的应急车道其实也在跑车。这时我们发现有俩哥们儿站在最右边的应急车道上,一边像雨刷一样大幅度地朝车流挥手,一边打着电话,而他们身后大概十米的地方,就停着抛锚的汽车。你看,这就是巴西,他们一边自己打电话求援,一边提醒后面过来的司机这里有车坏了,应急车道有车停了,不要开得太快没注意一个猛子蹿过来。巴西人真的很善良,而这些善良都体现在细节中。

 

车到家后XY让我先回家等着,他们要去提钱交物业费。待会我们再一块去超市买东西。这一次,我要自己试着走去她家先和他们会合。

 

三点多我出门了。巴西的电梯和中国的不一样,电梯门是像普通门一样自己用手拉的,而且门口只有一个按键,上楼还是下楼,只能在你进去电梯间之后依据你按下的层数由机器自动判断。我家住15楼,进电梯后我按下了P层(这是一楼下面的大厅层),电梯行至13楼我忽然想起忘记带钱,于是赶快在那层下来,然后走出电梯间准备再按次上楼键回去拿。结果我一出来就傻了,提前观察不够仔细啊,居然没有上下楼键的区分!一时间我愣在那里,电梯已经下去了,要上楼,咋办?我原地转了几圈,没有别的办法,只得硬着头皮又按下了门口唯一的那个按钮。进了电梯间,火速按下15层,可电梯还是在停顿一秒之后往下走去。我一头雾水,难道巴西的电梯这么蠢,从高层进去就只能下楼吗?等到电梯在P层停稳,我一个箭步冲出去,直奔保安问他是怎么个情况。在我用费劲巴拉的葡语跟他说明白疑问之后(亲娘啊,半年没说葡语了,简直像没学过一样!),这位聪明的小哥还是很快理解了我的意思,他说“那肯定是有人在你进去之前按过P层了”。哦!原来如此!不过……那个提前按下的P键不会就是我上一次自己按的吧……傻爆了……

 

(巴西电梯长这样,里边也没有开关门键)

 

终于把家门给顺利出了,现在我这个路痴又要开始找路去Y家了。来的第一天X帮我画了一个简单的地图,我揣在包里以防万一。于是乎,出了公寓大门后,我先第一次左转——这一转肯定没错,然后遇到一个路口,我沉思了一下,发现路口那个第一天来见到的小摊还在,于是大概确定第二次向左转,然后我横穿马路,看到熟悉的街景——没错这个地方好像也来过,然后我继续往前走。

 

因为忘了从国内带皮带过来,我裤子一直往下掉,今天我必须买条腰带。巧得很,正前方就有个老大爷开的皮带摊儿。我指着一根奶白色皮带问他多少钱,他说20雷,然后他开始夸奖自己卖的皮带多好多好。我说太贵了,能便宜点吗?他说不能便宜啦,于是我准备走,他主动降到了18雷,我说还是贵呀,我看看再说吧,准备离开。结果老大爷又说,那15吧,15行吗?其实我真没怎么看中,想去商场里买的,可是谁让我急用呢。我让他剪掉一段,又打了两个新孔,我马上系到了腰上,然后爽快地付了钱。找零的时候他问我,“CHINESA OU JAPONESA?你滴中国人还是日本人?”我说我中国人啊,然后问他这儿住的日本人也很多吗?他说,没有多少,偶尔有游客。最后我谢过他,祝了他一句“BOM NEGOCIO!生意兴隆!”就走了,然后他反应了几秒后隔着摊子朝我大喊,“阿里嘎多!阿里嘎多!”喊得墙边坐着的贫穷老奶奶都乐了。尼玛我都说了我是中国人了!

 

买到了皮带我很高兴,这个时间阳光真好,我一蹦一跳地像个去春游的小孩,欢快极了。不过路口一阵妖风,我的帽子被吹到了路上,还滚了几步远,吓得我赶快附身去捡,真破坏偶的美好形象~ 然后,走了没有几步之后我发现我迷路了。于是我迅速拿出简易地图,确定了我所在的位置,然后照着图继续向前两个路口,在第二个路口的左边,我看到了似曾相识的公寓楼——唔…应该没错,Y家也是这样大的阳台。公寓楼的铁门正好走出一个女人,于是我顺势推门进去,她用异样的眼光瞄了我一眼。然后我进到P层,一个保安迎过来,我问“AQUI MORAM DOIS CHINESES? UM CASAL?这里住着一对中国夫妻吗?”保安皱着眉摇摇头,很明显,我走错路了。于是我赶快道歉,走出门口给Y打电话,我确实迷路了,他们让我站在原地等候,因为我这条路也是通往海边的,还好大方向是对的。

 

后来组织终于找到了我,一问才弄明白原来我出门后的第二次左转是错的,那是第一天他们带我绕圈时走的路,而我居然没有从出门就看地图,而是走到一半才拿出来乱定位再照着走,我果然是一朵不认路的奇葩……

 

走一会儿就到了海边,家门口就有海的人民是多么幸福。我拍了不少照片,都放到昨天的日记里了。手机色彩不好,不过来日方长,好照片慢慢再拍吧。

 

海边玩累了我们就往回走,到了二逼店大家坐下来休息。我们点了阿萨伊、咖啡、MARACUJA汁、水果沙拉和炸薯条,不时有鸽子落在脚边散步,人们三三两两喝着果汁聊着天,巴西人的生活真是太闲适了。

 

 

路边有一家东方超市,我进去买了一瓶黄酒一瓶耗油,一共花了三十雷,中国人爱吃的东西在这里真的很贵,不过总算也能买到,还是蛮方便的。再往里走就是这边较大的超市了,也就是我第一天来逛的那个,因为明天就是复活节了,大家都休假,超市也不开门,就连活杀的肉类也没得卖,所以今天一定要把食材够齐。

 

(瞧瞧这儿肥硕的木瓜、芒果和菠萝,好吃!)

 

买到了传说中这里很有名的烤鸡,一只鸡能吃好几天。晚上尝了根鸡腿,没错,真的真的很香!而且肉虽然不是中国的家养鸡那么劲道,但比起国产的肉食鸡,巴西鸡肉可绝对有嚼劲多了。还买了几样从没做过的菜,没办法,就这么几种,不做它们也没别的吃啊。

 

(巨好吃的烤鸡,要是能带回国给你们尝尝就好了)

 

(这东西到底叫啥?)

 

今天是复活节,大家都休息,沙滩上人会爆满。我决定宅在家里,洗洗涮涮,整理房间。如果有重大成果再发图上来。

 

(上面这张是整理后的,把办公室的格局改了,不错吧?)

 

评论
© 挥手示意我/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