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个白天的疲劳为我换来了两个晚上的整觉,终于感觉自己的身体随着日出日落慢慢调整过来了。我也逐渐开始出门走走,适应这边的社区生活。

 

(按铃,保安开门,进公寓楼。比较安全)

 

(公寓正门旁边)

 

今天总站站长H邀请我和XY去家里做客,这是我在里约的第三个工作伙伴。他住在BARRA,我们三个打车过去,不堵车的情况大概要40分钟。

 

总站的房子是租的,新社区,住户很多,保安和基础设施都非常专业。在国内我只和H见过一次面,听说他很会做菜,今天能在异国他乡吃到正宗的中国味道了,高兴,这几天自己搞的伙食确实把我委屈坏了。

 

H也刚休假回来不久,所以他从国内带来许多巴西这边买不到的食材,比如宽粉和烤麸。今天他为我们做了佛手瓜拌粉丝、红烧土豆猪肉、鸡汤炖菜、白斩鸡、西葫芦炒烤麸和沙拉,主食是糯米日本米和小米做的金银饭,我吃得不多,但很满足。

 

 

吃完饭H就带大家下楼散步——这是他的习惯,就是一圈一圈绕着小区转圈。我拍了一点照片,小区环境确实很好,里面有两个游泳池、网球场、排球场等等,巴西人也喜欢运动,这些场所基本都没有空着。小区内还有社区休闲室,从外面经过的时候听见里头传出欢快的音乐,大人小孩都在专注地跳着一种不知道该称之为健美操还是搏击操的舞蹈,气氛融洽。

 

 

(回来的路上在出租车里看到巴西最大的贫民窟罗西尼亚,很壮观)

告别H后我们回到LEBLON,XY先回去了,我一个人在附近闲逛,想要买一套床单,然后去宠物店资讯一下领养宠物的事。按照Y告诉我的,我找到了那家卖床单的商店,可是因为昨天是复活节,又是周五,连着周末两天商店都不开了。于是我只好去找宠物店。

 

进店后我说明了来意,我告诉他们因为自己一个人住在LEBLON,没什么认识的人,所以考虑养只小狗或者小猫,而因为猫比较不认主人,所以更倾向于养猫。她听后为我抱出一只白底的花猫,我看了看,年龄偏大,又好像刚做了妈妈不久,并不可爱。我承认自己还是外貌协会了,可是真的想养一只自己看着顺眼的小奶猫从小培养感情啊,所以被我残忍地拒绝了。可是没想到营业员把她放回去以后,正好问我叫什么,我说我叫NINA,她们居然惊讶地告诉我刚刚的那只母猫也叫NINA!这……难道缘分天注定吗?我想我还是要回去好好考虑一下。最后她们帮我查到四月的第二个周末在IPANEMA还有个收养宠物的集市,那么好吧,我到时候去看看再说。

 

等于说两件事情一个都没办成,我悻悻地回去了。

 

(外面阴天)

 

里约每天都要下个一两场雨,不知道是不是到了雨季,一下雨我的心情就不好。说不清楚是不是想家,应该算不上吧,毕竟还没遇上什么不顺心的事,还是别这么软弱。可是看着窗外的雨,看着灰灰的天色,盘算着下一顿能做什么能吃什么,我觉得自己没了主意。独处,真的是一门学问,尽管现在的我并不难过,可是我从来就害怕独处,更学不会优雅地享受独处。我想这应该是我在这里要学会的第一门课吧,在我看来,能够耐得住寂寞的人是深刻的、不浮躁的,我希望自己可以成为那样的人。

 

(相反的天气,我们在世界的两头)

评论
© 挥手示意我/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