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都没什么事,我给自己安排了很多任务,多出去转转,了解一下这边的风土人情。

 

白天出去转悠的时候化了个小妆,自己盘了个丸子头,新形象嘻嘻~

 

办了几件事情:

1. 去窗帘店订了一套卧室四扇窗户用的纱窗,一层遮光布、一层纱帘,没想到要1500+雷,贵死了,犹豫还要不要装,正在砍价中。

2. 去银行问清楚了办理银行卡的工序,外国人办理只需准备护照、CPF、户籍证明(煤气缴费单即可)和收入证明。

3. 去书店买了里约的LP和明信片,去邮局买了十份邮票,这几天可以开始慢慢给大家寄明信片了。

4. 去音乐学校预约了下周二、三的吉他课和声乐课,先上两节体验版的,见识一下巴西的音乐教育。

 

自己在外面吃了午饭,巴西这么大一个国家,饮食真是简单到令人发指,吃来吃去都是这些东西,如果没有各种酱汁,这饭我真是吃得要痛苦死了。

 

餐馆叫CASA DE ALEMAO,德国人家。

 

就叫了份火鸡三明治,不爱吃,真心不爱吃。

 

关于领养小猫小狗的事情已经找到可以提供领养对象的人了。联系了两个阿姨,其中一个LILIANA已经给我发了猫猫的照片,是她捡回来的流浪猫。看了照片颇为欣慰,因为这只小猫不像大多数在巴西看到的猫猫那么丑,长得还是比较像传统意义上的中国猫的,所以很是心动。可昨晚和Y他们出来喝东西的时候谈到这个事情,她说她实在不能接受养猫,虽然我们不住在一起,但如果我出差或休假,还是极有可能要把小猫交给她家寄养的,另外考虑到自己曾经被流浪猫传染的严重的皮肤过敏史,又纠结起两年后是不是要把它带回国……综合考虑了一遍,今晚在接到LILIANA阿姨电话的时候,如实告诉了她我的困难,她听后表示很理解,也叫我再考虑几天。这位阿姨不用见面就能感觉到她的一副好心肠,她听说我是中国人,立即对“中国”这个词儿表示了无限的向往,我也说就算养不了猫,大家还是可以做朋友的。她一直建议我去她家看看猫,我想如果可以,改天可以去她那儿做客。

 

有缘无分的小猫咪T-T

 

昨晚和XY、新华社和中石化的几个新认识的朋友一起到莱布隆大名鼎鼎的CACHACA酒吧坐了坐,几个男的都喝了那里最有名的CACHACA(读音为噶沙薩),他们说味道确实不同别家,很好喝。这就是一种鸡尾酒,一般是用烈酒、冰块和柠檬做的,在巴西非常流行。

 

 

已近零点,这里还是人声鼎沸、座无虚席。

 

现在胆量渐渐变大,我已经差不多可以徒步走到IPANEMA那边。今天上午打车去了JARDIM DE ALAH(阿拉花园),那里本来有个小动物领养会的,可惜因为地铁施工换地方了,我白转了一圈,也不知道后来在哪办的。上午遇到的这位司机也是个热心人,我在车上说要去看这个展会,他拉着我绕着花园转了一圈发现没有,就一直靠到路边帮我问别人。司机大概得六十多岁了吧,结果我发现,他见着4、50岁的阿姨叫FILHA(女儿),见到30岁的爷们儿叫(FILHO),我就问他为啥这样叫,他说“嘿嘿我这么叫也是套近乎嘛”,像这样年纪的巴西老大爷,见到年少的不认识的人都可以叫儿子女儿,是为了表示亲近,听着也可爱。然后我问他,“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叫你老大爷(AVO)呀?”他说当然可以啦,或者可以直接叫他“VOVO”,就像咱们中国孩子亲昵地叫“爷爷”,这样多有爱啊。可不是嘛,我下车的时候就叫着“VOVO”和他说了再见。

 

虽然活动的范围比刚来时大了一些了,但在巴西有两方面的胆量还是没练出来。一个是面对虫子,另一个是面对下大雨的夜晚。在目睹了书桌上方墙上的蜘蛛屎、衣橱里的软体小绿虫和晾衣架上小土罐罐状的虫舍之后,前者已经给我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而在热带国家——现在都不算是热天——虫子方面的困难我必须得学着客服。而后者这个问题,因为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一所房子里,每当下雨刮风屋里的窗子又都哐哐作响,实在是挺让我煎熬的,但暂时我只能是不断地给自己做心理安慰。

 

对了,那天用两个废弃的长方体木桶和几块别人剩下的泡沫板,又做了两个小板凳,可以坐也可以用来坐沙发时搁脚,我是手工达人,哈哈!

 

评论
© 挥手示意我/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