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在巴西的第一次公务出差。我们的第一站是圣保罗,在这里停留两天后前往巴西利亚。

 

来回坐的都是这种小飞机,但飞得都特别稳。巴西航空业确实发达。 

 

也许是通过电视网络了解的圣保罗安全隐患太多了,出了机场后我整个人就警惕起来。圣保罗人口众多、种族混杂,林子大了就什么鸟都有,经常发生抢劫甚至枪杀事件,中国人尤其容易成为歹徒袭击的目标——可能因为住在圣保罗的中国人都比较有钱吧~所以提高警惕是很有必要的。听央视的朋友说,他们员工住的那栋楼下就经常发生枪战或暴力流血事件,有时候上班路上就能遇到警察封锁案发现场,这可是实实在在发生在眼皮底下的事。

 

我们打车前往预定在AVENIDA PAULISTA大街的酒店,是圣保罗较为繁华和安全的地段。一路上我大致领略了这个城市的面貌,圣保罗简直可以被叫做“博物馆之城”,在这里几乎所有大家能想到的名目,都会有一座像模像样的博物馆,比如圣保罗州博物馆、艺术博物馆、足球博物馆、宗教文化博物馆等等,沿途随手就拍了几张。

 

下面这幅是州博物馆,这次时间紧,以后有机会再进去一探究竟。

 

这段时间圣保罗的各种活动举办得很多,我们没能订到以前常去的一些便宜的宾馆,所以这次订了一家比较贵的。这家宾馆在巴西是四星,房间比较新,进门后让我最意外的有三样:第一是双人床真心宽敞,二是再小的房间都阳台(虽然阳台也极小),三是洗手间新鲜的消毒水味恰恰证明了房间有被认真打扫过。

 

宾馆是真贵,但住着是真舒适。

 

CHECK IN完毕我就立马打车赶往xx,去见一个去年的风筝会上结识的巴西参赛者。今年这家男主人又到中国参赛了,他的妻子和女儿负责接待我。

 

打车途中我发现车越开地方越荒,内心忐忑,于是和司机攀谈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期间我们谈到了圣保罗的治安问题,他说现实确实也如报道中一样。后来车堵在路上,停在了路边,这时远远就看到一个15、6岁的瘦瘦的男孩朝我们这边走来,司机说“OLHA, ELE E UM PERIGO”,意思是“看,这就是个危险分子”。我很紧张,我的包里装着专业相机呢,于是问司机锁好门没有。司机说不要担心,这些坏蛋不敢碰出租车,因为圣保罗的很多出租车里其实都是警察,他们在不确定司机是不是警察的情况下是不敢轻举妄动的,最后这个男孩果真从我们的车后面穿过了马路。但是我今天就看到了一篇关于圣保罗一名出租车司机被强盗抢劫并开枪打死的新闻……

 

提心吊胆地,终于来到了朋友的家。他们的房子据说有100多年的历史,结构是摞着的四个大开间,最上面有个天台。他们家和男方的姐姐一家住在一起,屋后面还有一个所谓的“私家小森林”。

 

这就是他们的家,门在后面开着。

 

家门口的部分社区。

 

这就是小木瓜和木瓜苗。

 

这是一棵“巧克力香蕉”树。

 

站在天台上的母女俩,男主人每天都在这里放风筝。

 

他们家的风筝不光比赛,也用来售卖。下图的风筝都是男主人设计、请别人做的。

 

离开的时候天色已晚,朋友打电话没叫到车。我因为拿着专业相机,这么晚走到路上是非常危险的。于是母女两人决定送我回去,他们把我的相机放进一个十分土气的手提袋里,看上去放佛买了一袋水果,然后又把这个袋子塞进了妈妈的大挎包。要知道,当你看到连当地人都会因为傍晚拿着相机出门而如此惶恐,作为一个外国人这时候得紧张成什么样子呢!所以出门后我就紧紧挽着朋友的胳膊,直到进了出租车才微微吁出一口气。

 

在圣保罗,看到亚洲人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遇上中国人的频率也不低。在这里人们能吃到非常地道的中餐、韩餐、日餐等亚洲菜系,央视和人民日报的同事就经常到这些地方一解舌尖上的思乡之苦。

 

路上偶遇巴西马拉松比赛。

 

第二天采访结束后孔院和使馆请我们吃了顿中餐。印象最深的是,饭店里其貌不扬肤色已经接近巴西混血的女服务员,从头至尾就没有对我们客气过。从我们确定了进那个标间,她就一直在强调这里有最低消费,我猜这个无理的要求她是只会对中国人提的。此后我们任何一次点菜或者询问,得到的回答都冷若冰霜,甚至有的时候她简直是在命令我们。我不得不苦笑一声,愿意给外国人当狗,把中国人当敌人,这些人到底是怎么给自己的身份定位的呢?好在碍眼的服务员很快就不见了,菜还是挺好吃的。

 

筷子包装上有使用教程。

 

5月14号再次出差圣保罗。我按照旅行社的推荐订了宾馆,地图上查了查离开会的地方不远。结果抵达后打的第一辆出租上就被告知那个地方是妓女、同性恋和毒贩子猖獗之地,想换别家但已经付了款,只能硬着头皮住进去。

往返后打车回来的路上,真的遇见了只有在警匪电影中才能看到的镜头。两个警察正在对一队趴在墙上的嫌疑人进行搜身,我在汽车马上就要驶过的瞬间拍下了一张照片。

 

 

评论
© 挥手示意我/Powered by LOFTER